未婚夫竟是三胞胎,尺寸都一样

第一章 落魄大少被人欺

天色渐晚,路灯的照射下,人影拉得很远,望着眼前的两排路灯,唐大少心神恍惚,往日的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在某个酒吧夜店里调戏美女吧。

唐大少全名唐飞,户口海市,唐大少的父亲唐龙原本是个当兵的,退伍后并没有在国家分配的单位做米虫,而是在改革大潮下勇于吃螃蟹,开了个服装加工厂,挣得千万身家。

当然,千万富豪虽然厉害,在海市这个富豪多如狗的地方算不上什么顶级人物,顶多算是个二流,比起许多泥腿子来自然高档的多。

如此家庭下出生的唐飞自然是含着金钥匙,含在嘴里怕化了,家人宠爱的不得了。自去年从大学毕业后,每天开着宝马泡妹子,和一帮狐朋狗友吃喝玩乐好不悠哉。

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唐龙的服装厂经过熟人李斌介绍,接了个大单子,这单子做好了,身家起码能翻个倍。

兴奋的唐龙为了接下来这单大生意,举债采购了大批原料,凑巧的是这位熟人就是做布料生意的,为了报答对方,就从对方手里进了大批原料。

原本精明的唐龙在利益的驱使之下忘记了风险,为了尽快完成订单,工厂加班加点,唐龙为此又付出了不少的加班费。

眼看着大批的成衣制成,订单就快要完成的时候,下订单的人却不见了。

一身冷汗的唐龙思前想后,终于明白自己是中了别人的全套,而给自己下了套的人就是那个给自己介绍生意的李斌。

唐龙毕竟也在海城混了几十年,各方面的人际关系还是有一点的,多方打听之下,终于弄清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那个李斌手里压了一大批的布料销售不出去,但是欠了不少棉花厂的钱,各厂都紧催着还钱。

李斌为了尽快把布料销售出去,收拢资金还债,便想方设法给唐龙下了个套,弄了个皮包公司介绍给唐龙,下了一笔大订单。

李斌吃定唐龙是个讲义气的主,自己给他介绍了一笔大订单不会知恩不报,如此一来自己积压的货就可以销售出去,回笼资金还债,至于唐龙的服装加工厂怎么办?唐龙是谁?

愤怒的唐龙前去找李斌理论,大意就是咱们原本都是好哥们,以前我还帮过你,你怎么能坑我?给我下套?

李斌的回答很经典:“唐龙,你说我们是不是商人?商人,伤人,就是伤害别人,这都不懂还好意思出来做生意?”

唐龙无奈,那个皮包公司的人拿着李斌给的报酬早就不见了踪影,告李斌?拜托,李斌就是一个中间介绍人,你告他什么?给你下套?好啊,证据呢?咱们是社会主义国家,人民政府的法院做什么都是要讲究证据滴。

无奈之下的唐龙只好寻求别的买家,想把这批成衣脱手。

可是现实就是如此,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还是的服装圈子就那么大,谁不知道谁的情况?明眼的人都知道唐龙是被李斌坑了,虽然衣服的质量确实还行,又有谁愿意去接手这个烂摊子呢?

衣服销售不出去,又有银行欠款,工人工资等等,一系列的压力下来,唐龙终于挺不住了,低价处理了成衣,卖了家里的房子,车子,和加工厂,终于把债还完了。

无债一身轻,当然此时的唐家也一贫如洗了,一家四口人挤进了一个不足四十平米的小屋里,就这个小屋还是租来的,顺便说一下,唐大少还有一个小他十岁的妹妹。

往日里风流倜傥的唐大少出门开宝马坐奔驰,流连于各大夜店酒吧。现如今的唐大少却陷入了困境,车子卖了,只能步行,酒吧夜店也去不了了,因为兜里没钱了,信用卡也刷不了了。

家里生意的失败让原本衣食无忧的唐大少结束了潇洒的生活,开始自食其力去找工作。

黄昏路灯的照射下,唐大少一脸颓废,不能再做米虫的唐大少找了一天的工作,走了一天的路,迈着酸痛的双腿来到公园的长条凳子躺下,仔细回忆着自己家里最近以来的变故。

虽然父亲总是安慰他们说当年他就是白手起家,创下了偌大家业,虽然遭遇了挫折,但他一定会重新站起来的。

全家人中也就才上初中的妹妹对父亲唐龙有着无比的信心,认为父亲说的话一定会实现,可是唐大少自然不会如此幼稚,几十年前的创业环境能和现在一样吗?

几十年前的父亲可以打出一片天地,此时的父亲却未必能有如此能力,况且,不论是精力还是身体,父亲都已经属于在走下坡路。

当然唐大少自然也不会对着父亲和妹妹泼冷水,努力的想要改变现状,所以才会出去找工作,只是一天下来,唐大少终于明白了,自己除了吃喝玩乐,貌似别的啥也干不了,啥也不会干……

轰轰轰……

一辆红色敞篷宝马座驾停在公园的躺椅旁,宝马驾驶位上有一个年轻公子哥,穿着格子衬衫,带着墨镜,一脸的潇洒样。而副驾驶位上一位衣着暴露的美女,浓妆艳抹,打扮的花枝招展,胸前一对肉球汹涌破涛,露出大半雪白。

唐大少歪歪头看了看车的标志,宝马?想当初哥也是开宝马的人,现如今……

“哎,这不是我们唐大少吗?怎么一个人在公园里躺着?这是哥们今天在菲比酒吧钓到的马子,怎么样?长得还不错吧。今天哥们找了你一天了,打你电话你也不接,却没想到在这躺着,怎么着啊,不给哥们面子是不是?”花格子衬衫冲着唐大少嚷嚷道。

唐大少不用看人,光听声音就知道来人是谁。李炯,李斌的儿子,以前唐龙和李斌关系不错,理所当然的两个第二代也成了‘好兄弟’。

李炯对唐大少落魄的原因自然一清二楚,这本来就是自己家的老头子一手策划的。

说起李炯虽然以前和唐大少是‘好兄弟’,可是对于唐大少早就看不过眼了。

虽说两家资产差不多,谁不比谁高一等,可唐家却是李家的客户,做布料生意的那么多,唐家的订单为啥就一定要在李家?

这年头是买方市场,顾客就是上帝,反而言之,唐大少就是他李炯的上帝,虽然已经和上帝称兄道弟,可是某些时候主次还是要分清的。

比如某次俩兄弟在某夜总会同时看上了一个妞,这个时候李炯就要给唐大少让位了,誰让唐大少是他的上帝呢?可是现在上帝落魄了,有机会踩上帝几脚,李炯自然是乐不此疲了。

“李炯,你TMD不要得意,你家老头子做事不仗义,迟早遭报应,你他妈也不是个好玩意。”唐大少愤怒的低吼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嘿嘿,哥们就得意了,怎么滴?你咬我啊。来看看,你还认识她不?”李炯嘿嘿一笑

唐大少下意识的看向副驾驶位的汹涌破涛,嘴里咬牙切齿道:“婊子!哼,你也就配玩我玩过的破鞋。”

原来副驾驶位的哪位半裸胸的美女就是前些日子唐大少和李炯一起在夜店里钓到的,只是当时的唐大少还是上帝,李炯自然要让着唐大少,现在唐大少一贫如洗,自然要退位让贤了。

“哎呦,唐大少,您还别这么说,我是破鞋没错,可鞋再破也不能白给人穿不是?现在是金钱社会,没钱了你破鞋也没得玩。”副驾驶位的美女娇声娇气的说道。

“哈哈,说得对,走咱们找个宾馆乐呵乐呵去,让唐大少一个人在大街上自个撸吧。”说完李炯在美女的肉球上拧了一把,发动宝马,指给唐大少留下了一股子汽车尾气。

“妈的,算你跑得快,不然一定要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唐大少自小喜欢运动,体格倍棒,还练过一些散打啊,跆拳道之类的,打李炯这样的四五个都没问题。

唐大少心中不爽,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在回家的路上,对着路边的瓶子一踢,瓶子嗖的一声划过一跳优雅的弧线,砸中了一个地摊上的陶瓷狗,狗腿子应声而断……

“小伙子,你别走,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给我过来。”摊主如同吃了春药的驴一样,大吵大叫起来。

唐大少一脸无辜样,叫我干嘛,感情,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

“干嘛啊。”人高马大的唐大少有着一米八的个子,瞪着牛大的双眼,一脸不爽的看着摊主。

摊主看了看唐大少的体型,再看看自己的吨位,声音顿时小了一截,说道:“刚刚你踢得瓶子砸坏了我的古董,要赔钱。”

“是嘛?”唐大少看了看摊位上的瓶子和断了一截狗腿的陶瓷狗,暗骂道:“人要倒霉喝水都他娘的塞牙缝,哥们现在真的很穷啊。”

“你想要多少钱。”唐大少身体晃晃悠悠,神情满不在乎,心理却有些紧张,暗自盘算自己到底还剩多少钱。

摊主见唐大少身穿一身服装全是英文字母,虽然不认识牌子,可一看就是名牌,或许在摊主的心理凡是英文标示的就都是名牌吧。

上一章 下一章

我和房东姐姐的闺房往事

打赏 投月票 投推荐票
发表评论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
阅读设置 离线阅读 问题反馈 本书目录 我要评论 个人账户 首页 左右翻页

恭喜!您已成功提交评论

若新评论未显示,请您耐心等待审核或尝试刷新评论区

前往书评区继续阅读

亲,服务器繁忙,评论暂时无法提交

建议您先继续阅读精彩内容,程序员正在努力为您抢修…

确认

亲,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