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爱如火:隐婚总裁的爱妻

第1章 初见,绝色美男

第1章初见,绝色美男

“啊呸呸呸呸呸——”

当宁音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奋力从土中爬出,一连吐了好几十声,不带间断!

她穿越了,如今的身份是金云国坊州知府之女,年芳十五,和前世的名字一样,都叫宁音。

她虽嫡出,但生母早逝,并不受宠,一直被继母李氏欺辱!然偏偏她自己还是个傻白甜,以为人家面慈心善真心待她?想来也是醉了!

傻白甜前主有一门亲事,是自小与靖国侯世子指腹为婚!但不过照眼下来看……怕是那李氏也相中了,欲除去她好让自己的女儿取而代之!

这不,趁着前主去城外上香之际,命自己的贴身老奴在回程途中悄而杀之!而后那两人飞速赶回复命,想来必会有一番大的赏赐!

阿西吧!

一上来就碰上这种事?真当她软弱好欺了是吧?

挣扎起身,宁音蓬头垢面,牙一咬,心一横:回去!等着吧那帮渣渣,看姑奶奶怎么一个个收拾?

“驾——驾——”

黑夜如幕,不远处传来一阵声响,宁音眉头一挑,顿时唇边噙出朵花来:嗯,马车?来得正好!她正愁不知该怎么回呢?眼下有办法了!

抬头远望,那马车精致修雅,四角皆挂着明亮的红笼,精美的穗子在夜色下不住晃动,无一不显示着车主人的高贵!

天助她也!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她好歹也是拿过跆拳道总冠军的人,对于眼下的情况……小case啦!

深呼吸,看准时机,一个纵身,用力从车窗钻入,翻进车厢,快狠准地拿起手中那把寒光闪闪——哦不,是沾满泥土的,先前被人用来刨土埋她自己的小铁铲,眨眼抵住了车中主人的脖子,一系列动作又快又准,一气呵成!

“别动!”她冷声道。

“什么人!”

这么大的动静,当然会惊动旁人,下一刻,只见一个车夫打扮的侍从便迅速出现在宁音面前,掀起车帘,一脸急怒:“放肆!你竟敢对我家公子无礼!”

他目光凶狠,宁音却像没看见般,双目含着笑,盈盈迎上去,“哎哎,大家都是斯文人,大呼小叫的做什么?放心,我不劫财。”

斯文人?她真敢说!要是现在没拿着铲子作这威胁态,单这笑吟吟的模样,倒还说不定还有点说服力!

“那么……姑娘是想劫色了?”

没等那侍从开口,一个缓沉的,略带低哑的声音先响了起来,醇厚魅惑,如天籁般动人好听,饶是经过现代各种声线洗礼的宁音,也免不了心弛神荡,在心底狠狠赞上一把!

“呃,劫色?这我之前倒没想过,但不过你既然这么说的话……”摸着下巴一回头,想看看本尊容貌——

却不料正撞进了一双深邃似泽的眼眸,那眸色如墨,宛同黑曜石般熠灿璀然,叫人一时无法挪开视线!

好美的男子!

身子顿了顿,表情也有些愣怔,望着车中人,宁音一时竟忘了后面的话!

这是个极美的男子,一身白衣纤尘不染,清美脱俗,身形瘦削单薄,墨色的长发淌在肩上,脖颈线条优美,下巴迷人好看,唇瓣如樱花般泛着淡淡的粉红,菲薄诱人,微呈出一抹上扬的弧度,鼻线挺直,眉宇间皆是仙姿俊容,芝兰玉衬,占尽世间颜色!

“这么说的话……怎么样?”

淡雅的姿态,男子就那么端坐着,肩上一件黑色大氅,领口处一片白色狐裘,袖口和衣摆绣着精致的花纹,虽没太多修饰的表情,但清姿秀逸,月华出尘,仿若谪仙落世,纵不经意间也依然能使风云变色,高贵惊艳到四下无言!

宁音知道,男子虽语态平缓,可依然能够听出他话中的淡讽和眼底的嘲弄——当即心里怔了怔,明白这货虽长得俊美如仙和风如煦,可骨子里却是满满的冷漠无情,毫不留心!

“这么说的话……咳,这样吧,不如你先跟我回坊州,等到了那里,咱们再行商量?”轻轻一笑,宁音随口扯道,如今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先委屈他俩。

“去坊州?你疯了!我们根本不顺路!”听出宁音的意思,侍从不由气极,狠狠瞪了一眼,尤其不爽她手中那把满是泥屑的铁铲,几乎弄脏了他家公子雪白的衣裳!

“你给我下去!再无礼,休怪我不客气了!”手按在剑鞘上,那侍从年纪不大,脾气倒是不小!

见此,宁音也歇了调笑的兴致,拿着那铁铲逼近那白衣男子的脖子,同样冷声道:“站着别动!不然的话,休怪你家公子短命了!”

之前还笑语晏晏的少女,眨眼间冷厉逼人,侍从一怔,竟真的没动。

“这就对了,往好处想,绕上几个圈子,耽误三五天,酬劳总少不了你们的。”慑之以武,又该诱之以利了。

但不过那侍从闻之却更怒,简直要破口大骂:“谁稀罕你的钱!我家公子还有事,哪有工夫跟你瞎耗!别说三五天,一天也等不了!”

宁音淡笑:“成吧,那既然这样,咱们一拍两散!”说着手中干脆一压,那铁铲几乎要在公子的脖子上压出一道血痕!

“你——”侍从按捺不住,伸手就要拔剑!

“于安。”

而在这时候,一声叫唤淡淡传来,同时一只修长骨节分明的手,俊美白皙,干净优雅的缓自地上挑起一块脏了的绢帕,在面前一抖,丝毫没有半点受人胁迫的样子,看了看上面的字,低低吐道:“宁音……这是你的?”

“是啊。”

帕子什么时候掉的,她怎么不知道?

“宁音?坊州?”男子静定地看着她,表情淡漠,口中轻轻呢喃。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对方什么都没表示,可宁音却总觉得对方眸中沉邃,似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深意,让人琢磨不透!

“于安,去坊州。”

低低的嗓音再次响起,就像是琴抚线弦面般悦耳动人,抬起眸,那白衣公子缓缓启唇,唇线优美的叫人动恻心扉。

“什么!公子——”

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于安瞪大了双眼!要知道他们此去的地方与坊州背道而离,若现在前去,恐怕……

“就这样。”

不愿多说,示意于安听令,那白衣男子神情淡漠的靠在车背上,仿佛这整个世界都与他无关。

“是……”虽不知道自家主子的意思,但既然吩咐了,他就必须得照办。

“多谢公子,今日算我欠你一次。”

看马车掉了头,宁音抱拳谢道,她不管对方最后是基于什么原因答应下,总之她目的达到了,这就够了!

白衣公子盯着这笑容看了良久,直她扔了铁铲心情大好的整理起衣裳,这才缓缓转过了头,“你不必谢我,我这人向来公平,今日既帮了你,将来就必有要你偿还的时候……”

嗯?

什么意思?

上一章 下一章

我和房东姐姐的闺房往事

打赏 投月票 投推荐票
发表评论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
阅读设置 离线阅读 问题反馈 本书目录

恭喜!您已成功提交评论

若新评论未显示,请您耐心等待审核或尝试刷新评论区

前往书评区继续阅读

亲,服务器繁忙,评论暂时无法提交

建议您先继续阅读精彩内容,程序员正在努力为您抢修…

确认

亲,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