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销售系统

第一卷 古城迷踪 第一章 传说中的黑弄堂

我叫李乘风,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苏州人。说起苏州,可能在所有人的印象中除了园林,唯一能够记住的也就只有唐伯虎了。

苏州城拥有两千五百年的历史,在其他地方很少见的古宅,但是在这里却到处都是。三五百年的建筑随手一点就能指出好几栋。在这样一个千年古城里,当然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诡异故事,而我要说就是关于这个千年古城的一件诡事。

其实老苏州人都知道在苏州有几个地方是非常邪的,这些地方平时都极少有人去。如果你有苏州朋友的话,可以问一问他们,他们或许也听说过这些传说。

在这些邪地之中有一个最有名的地方叫做大儒巷。

说起这个大儒巷的确是非常的邪,在这个大儒巷里曾经发生了这样一件恐怖的事……

大儒巷是为了纪念明代大儒王敬臣而命名的,是一个历史文化非常悠久的地方,但是这里却没有因为曾经有过一位大儒而充满正气,事实恰恰的相反。

这大儒巷里有一条黑弄堂,年纪大的人都知道,这条黑弄堂晚上是绝对不能一个人走的。

传说在这里曾经有一个人晚上喝了点酒,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就独自走进了这条黑弄堂。

住在这附近的人都知道,这条黑弄堂之所以叫黑弄堂,就是因为这里晚上漆黑一片根本没有灯光。可是这天晚上却有着一扇窗亮着灯,窗户内的光亮把一个影子投射在了弄堂的墙壁上,一眼看去好像是有一个女人在屋子内摆弄一个圆咕隆咚的东西。

这男的当时也是借着酒劲就好奇了起来,心里想大半夜的怎么会有个女人在这里玩球,这倒是有意思。肚子里灌了几口黄汤,他就想去看看屋子里的女人长的啥模样,半夜三更的到底在摆弄什么玩意儿。于是他就猫着腰凑到了窗户边的门缝里瞅,可是没想到这一眼差点把他的魂儿都给吓没了!

你猜他见到了什么?

他见到了一个穿着清末民初绛红色长衫的女人,正背对着他一下一下的在给自己梳头。但是令他恐惧的却不是这个女人在梳头,而是这女人似乎知道他在门缝里偷看……

就在他往门缝里偷眼观瞧的时候,这女人居然慢悠悠的把身子转了整整一百八十度。本来这女人转身并不可怕,但是这个女人却是下半身一动没动,唯独上半身转了一百八十度。她的屁股居然和肚皮排到了一条直线上,只见她两只手往肩膀上一顶,就把自己的脑袋给摘了下来。

直到这时候,这男的才知道这女人哪里是在玩儿什么球啊,她分明是在玩儿自己的脑袋……

这个男人看到这一幕直接一个跟斗栽倒在地上当时就昏了过去。直到第二天早上被人发现像个木头疙瘩似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怎么叫都叫不醒。

当时这件事惊动了公安,来了许多的人,但是就是弄不醒他。

直到正午的时候他才睁开了眼睛,可是人虽然醒了,但是脑子却被吓坏了,见人就说有人摘脑袋啦,整个人疯疯癫癫的后来也就不知道怎么样了!

这件事一直流传在坊间,也没人知道是真是假。但是从那以后就再也没人敢半夜走那条黑弄堂了,谁都怕碰见那个抱着自己脑袋梳头的女人,说实在的真是太瘆人了。

不过别人或许不知道这个故事的真假,我却知道这件事是真实存在的。因为那个男的就是我的一个远房表叔,后来他变的成日里疯疯癫癫,至今都没恢复过来。自从那次以后他逢人就说搬脑袋的事,别人都以为他有神经病。家里人也把他送去过精神病院,可就是治不好。

再后来家里人干脆就把他关了起来,免得他到处乱跑闯祸。又过了没几年我这表叔就一命呜呼了,家人都说他是被恶鬼勾了魂,所以才会这么短命。

当时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我还小并不懂事,所以也全是听我奶奶说的。

听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大概只有四五岁,这么恐怖的故事吓得我足足三天睡不着觉,一合眼就见到有一个红衣服女人摘自己的脑袋,以至于有那么几年我都不敢一个人睡觉。

而那个红衣女人也成了我小时候最惧怕的鬼物,每每我不听话奶奶就用这红衣服女人来吓我。

每一次只要她说起这个红衣服女人,我就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奶奶在我的映像中是很懂那种神神鬼鬼东西的。

记得我六岁那一年奶奶把我叫到了身边,当时就把一个红色的小荷包挂在了我的脖子上,还对我说:“小风啊!你的八字太轻,这个荷包是奶奶给你求的。记住千万记住不能拿下来,不然可是会出事的。”

那时候我才六岁,也不知道八字太轻是个什么意思。当时只觉得这个荷包很好看,所以也不怎么反对,就很乐意的带了上去。

不过说来也奇怪,六岁前我经常生病体质很弱。但是自从带上了这个荷包,我就几乎没有生过病,身体是好的不得了。不过这好身体也没持续几年,就被我九岁时候的一场大病给打破了。

那时候我一直住在奶奶家里,只有每年的暑假我才会回自己父母家里住上几天。

那一次正好是放暑假我回父母家住,也许是刚刚放假我特别兴奋,中午吃过饭后就和几个邻居小孩出去玩。那时候爸妈也不怎么管我,也就由着我出去瞎逛。

小孩都是很贪玩的,那一次我玩的特别的疯,那荷包也不知道怎么就弄丢了。

当时我并不知道荷包丢了,只觉得自己跑着跑着就感到头昏脑涨,再后来我就莫名其妙的晕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很快我就被送到了医院抢救,可是检查下来我却一切正常,没有任何的毛病,但就是昏迷不醒。

我这怪病当时就惊动了整个医院,来了很多专家都治不好我,弄的整个医院都是束手无策。

堂堂一个市级医院,居然连我什么病都没查出来,的确有些丢脸。

当时我爸爸怕奶奶担心,就一直没敢把这事告诉我奶奶,想让我状况好转一点以后再让奶奶来看我。可是他却没想到,我这次一昏迷居然就是足足三天,而且呼吸越来越微弱,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不到两天的时间,医生就开了病危通知书,我妈是哭的死去活来。

爸爸怕奶奶见不到我最后一面,这才把我的事告诉了奶奶。哪里知道奶奶知道之后只来医院看了我一眼,随后就二话不说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半天之后她脸色苍白的带着一个新的荷包来到了医院给我戴上!

说来也奇怪,那荷包一给我戴上,我的状况立刻稳定了下来。呼吸开始逐渐的恢复了正常,不到半夜的时候我就醒了过来。只是精神状态不是太好,这种情况足足持续了八天才渐渐的恢复。

我也算是从鬼门关转了一圈,那些医生当时一个个都傻眼了。他们不敢相信就连他们这些专家都束手无策的病症,居然让一个荷包给治好了。

虽然他们又给我做了许多的检查测试,但却什么都没有发现,最后也只能用奇迹来解释这一切。

但是那一阵我却一直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自己在那段时间都干了些什么事,脑子里一片模糊。

就连后来怎么好的也是莫名其妙一点映像都没有。而这所有的这些细节也都是从爸爸的嘴里才知道的。

我的爸爸是个警察,本来是个绝对的无神论者,但是这件事却是他告诉我的,所以可信度应该非常的高。

虽然我还是不相信那些神神鬼鬼的东西,但是经过这一次不管我信不信都不敢再弄丢这个荷包了。谁会嫌弃自己活得太长呢?你们说是不是!

以前奶奶总是让我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当时我十分不乐意。可是在经历了这次的事件之后,奶奶无论让我做什么我都会照做了。因为我再也不想经历那种濒死的痛苦了。

就这样我平静的过了几年一直相安无事,我的家庭也看似美满。可是这种幸福却没有持续多久,在我十二岁的那一年,我父亲出去执行一个秘密任务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后来奶奶也神秘的失踪了,只留下了一张纸条说是要去找我爸爸回来,可是她这一去却也是一去不复返,只留下了我和妈妈两个相依为命。

那时候我才十二岁,不见了爸爸和奶奶我足足大哭了七天。再后来我就渐渐地从悲伤中摆脱了出来,虽然还是会时不时的想起父亲和奶奶,但我也明白他们再也不会回来了!

不过奶奶的音容笑貌我却还清楚的留在我的记忆中,她所说的一切我也都清清楚楚的记得……

“不要去大儒巷!不要去平江路!晚上八点之后不管在什么地方,都要立刻回家!脖子上的荷包绝对不能弄丢!每个月的初一必须去庙里抓一把香灰回来,在晚上八点的时候准时擦身洗澡!每个月的十五,还必须带上一只玉锁和一只金锁在早上八点之前爬到天平山顶静坐两个小时!”这是奶奶最后一次对我说的话,这些话我至今都还记在心里。

虽然我并不知道奶奶为什么让我这么做,但是这些年我却还是一直是在这么坚持着,没有一天间断过。

不过每个人都有年轻气盛的时候,我同样也有叛逆期。随着年纪一岁岁的增长,我对于奶奶的嘱托也逐渐的开始麻木。

那些古怪的事虽然还是每个月照着做,但也仅仅是像例行公事一样,早已经没有了刚开始的那种重视的感觉了。不过也正因为这样,终于在我十八岁那一年出事了……

上一章 下一章

我和房东姐姐的闺房往事

打赏 投月票 投推荐票
发表评论

字体大小:

阅读背景:

羊皮纸 护眼绿 清新粉 高雅白 夜间黑

阅读提速:

预加载下一章 √  ×
阅读设置 离线阅读 问题反馈 本书目录

恭喜!您已成功提交评论

若新评论未显示,请您耐心等待审核或尝试刷新评论区

前往书评区继续阅读

亲,服务器繁忙,评论暂时无法提交

建议您先继续阅读精彩内容,程序员正在努力为您抢修…

确认

亲,评论内容不能为空

确认